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联盟 >

2013亚洲教育论坛年会系列报道(二)

2013-10-29 07:04  浏览次  作者:乙蓉  来源:快乐汉语传播网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新教育哲学:生態×可持续=共生


  拿破仑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有力量,一个是剑,一个思想,而思想比剑更有力量。思想为什么比剑更有力量?因为思想具有范式意义上的整合力量,而思想不是某种模式,不是意见,现在是全球化、信息化(网络时代)、生态化时代,各种意见和模式,可谓空前活跃、众声喧嚣,这是好事,可相对思想来说,模式和意见只是摊大饼式思维方式的产物,大饼摊得再大,补丁打得再多,终有一个问题,就是享用的困境……很明显,这样的模式或意见,无论多么权威的个人,无论多么权威的机构,都不具有整合与超越的范式力量。


今天上午,本届亚洲教育论坛主持人王旭明提了一个问题:21世界的教育最缺乏的是什么?他停了一下没有人回答,便自答说“我的答案是思想”!我想这是一个超越一般意见有见地提问。


2011年12月在京举行的《财经》年会上,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百岁老人科斯发表视频致辞,他说,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中国说,“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其实,科斯说的中国经济的重要问题,也是世界经济的问题,如果说中国与世界有区别,那也不过程度和深度上的不同,我在刚刚在伦敦结束的“韦伯与中国国际学术会议”上有个发言,其中表达了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必须以当代人姿态面对当代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观念和方法。换句话说:当代人应当担当起重建范式的责任,而不是继续从现成范式成果(包括韦伯创造的范式成果)中去寻找安身立命之所。

 

  回到这次亚洲教育论坛的主题“绿色教育与可持续发展”上来,我今天下午的发言回应了主持人王旭明先生的问题(下午大连交通大学党委书记的刘晓英博士,用通俗的“头”的问题、“手”的问题和“脚”的问题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想必须提出全新的教育哲学,核心观点是:生態(绿色、环境、气候、全息、你我他、普惠)×可持续(循环、低碳、简约、公平、合作、创新)=共生(融贯于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教育的法则、智慧、价值)。

 

  生態(空间態)发展×可持续(时间態)=共生(时空统一)发展及共生社会。


其实,只要替换一个S,ESD(Education and Sustainable Dvelopment)就有了质的升华,即把ESD中Sustainable替换为Symbiosis这个S,变为Education and Symbiotic Dvelopment,缩写还是ESD。


也就是说,教育与共生发展的意思,即把共生社会(全息共生、全生態共生社会)观念融入到人类新生代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己身心灵健康三大关系的全过程,用共生法则、共生智慧、共生价值观导航一切“硬道理”,将可能大大拓展AEDU平台的工具理性及现实操作性。

 

  那么,我想用三句话概括一下,什么叫共生?


第一句话,就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用英语表达,就是Live and let live,也就是习近平主席说的:“谋求自己过得好,也必须让别人过得好”(参看新华社特稿《人民是我们力量源泉》)。这是生態文明统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落实到我们每个人的基本心態要求,有人说“心外无法”,万物由心造,人的心量有多大,格局就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1],心能到达什么样的境界,人生的格调就有多高,心通万事达,非常妙。

 

  第二句话,是讲共生的世界观、人生观,叫“一视同仨,和合共生”。关键在这个“仨”,在这里,它是超越传统文化观念中最高规范的“仁”,把仁这一表达“你、我”“自己人”、“自家人”、“小圈子”、“共同体”的认知行为,拓展为“你、我、他”、“共生体”的认知笃行。这里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和合共生”,“和合”包括“和解”、“和睦”、“和恊”,首先是“和解”,我们中国人为了“选择复制”西方哪种工商文明之道,斗争了一百年,还要战天斗地,牺牲了亿万计中华儿女的宝贵生命,毁坏了环境和我们的身心灵健康,这种情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第三句话,是讲共生的方法论,也是智慧要求,叫“道不同,亦相为谋”,这也是对传统文化的整合与超越,孔夫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是表明了一种不入浊流的人格态度,但是什么是浊流什么是清流?在社会生活(尤其是社会生活方式)实际中却很难区分,非常复杂,如果身处全球化、信息化、生態化今天的我们新生代,依旧持这种态度而又恰巧我们手里握有生杀大权,同学们想想,那会是什么结果?是不是可能意味着千百万与我们“道不同”者的人头落地?想想我们中国这一百年的历史,不能不后怕。其实,道不同,不相为谋,在方法论上看,实在是缺乏智慧的表现,甚至没出息的表现。比孔夫子早近300百的伟大思想家史伯就说“和实生物,同则不续”,习近平、李克强这些年在多个场合讲“多元共生”,多元,还要共生,就是“和”,非常好。我想说“共生是一种大成智慧”,生活中道不同的事情会经常发生,我们可以这样来检验一下自己的智慧,每当你在生活、工作中能做到“道不同,亦相为谋”,是不是说明你真正长进了,有智慧,更有格局,也更有格调?

 

  综合这三句话,我想说,“生態统领,共生为魂”,实际指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即一种健康、简约、高尚、可持续幸福而富有尊严的生活方式。

 

  健康,表示从人的身心灵,到人与自然循环、与社会生活交通和合的正常运行状態;简约,可以理解为俭朴又不有格调的生活,及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交换,用时髦话说,叫“低碳生活”;高尚,无论中外,俭朴生活都是高尚行为,老子说吾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为天下先(不展开,有兴趣可参看《共生宣言》中的相关解读)。幸福和尊严,无疑列出若干指数,但不管什么指数,最基本的特征都离不开健康、简约、高尚,是健康、简约、高尚生活的必然效果与主观体验。所以,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既是对人类自由主义、平等主义、民族主义三大优秀传统的继承,也是一种新的综合与超越。

 

  有一句话,叫做“历史学家很少见到运动中历史,如果幸运,好好享受”。我相信,我们,赶上一个需要书写历史而且一定能书写历史的新时代,为什么不去尽心尽力地享受?当你们有自信、有方向、有格局,你、我、他,一起来,这样一种人间奇迹一定能够创造出来。

 

  最后,我想说,如果同学们能够把自己的命运与普及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结合起来,如果我们当代国人(上下、左右、朝野、内外,即你、我、他)能够集中力量把中国内部事务处理好,从全球意义上在中华大地率先笃行、普及这样一种生活方式,那无疑是中国对于人类的真正贡献,是普惠价值。如果我们承认,放下我们在学习工商文明过程曾经遭受苦难,张眼望去,中国也从中受惠良多,那么,当代中国人在生態文明建设,在全生態共生社会建设过程中将贡献的这种全新生活方式,也是对工商文明先发国家贡献的一种反馈。

 

  再比如新型城镇化。如果新型城镇化,确实是开启3.0版中国经济发动机的钥匙,那么,共生经济学(即将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认为,它还处在煅造之中,而且,它本身还需要一种现实的组织载体。

 

  我们冒昧地认为,这个城镇化的载体,将会帮助我们走出20世纪以来的“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的世纪钟摆”,也必将会超越一切排他性的利益共同体(小圈子集团化),而很可能是一种与生態文明形態相匹配的,共时性地集政治共和、社会共治、经济共赢为一身的公民共生体——包括城乡共生体、农工商共生体、社区共生体、跨界共生体、区域共生体、跨国共生体、全球共生体——全生態社会新型组织形式的建设。

 

  原文作者:钱宏     2013年10月25日于成都锦江饭店3831房间

 

  来源:快乐汉语传播网  本站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