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彭祖文化 >

张士魁:中华文化探赜 ——纪念毛泽东主席“论彭祖、评徐州”60周年

2012-09-17 14:32  浏览次  作者:张士魁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中华文化探赜 
                                                                   
  ——纪念毛泽东主席“论彭祖、评徐州”60周年

 

张士魁

 


 
  看到李唐·柳宗元(773——819)“铿羹于帝,圣孰嗜味?夫死自暮,而谁享之俾寿”题为《天对》的诗,当即敏感察觉到诗人曾针对性回答过的、早他十个世纪即战国·楚“三闾大夫”屈原(前343——290)于《楚辞·天问》名篇庄肃提出“彭铿斟雉,帝何飨?受寿永多,夫何久长”那划时代之两大“质疑”来。于是,历史长河,才毋庸置疑将我们赖以生存的神州大地给牢牢地定格于“悠久”复“璀璨”亮点上。其它话、不多讲,仅“言之涉羹”及“旨凝养生”之经典并凸显,就颇值得世人戮力地承传,尤其是不懈探赜下去!
  类此,跨越着时、空,关乎民族素质及命运,以“问答”形式作载体的非常历史现象,对其能不能客观对待、深刻分析,理智评骘,实在关系今后对“中国文化史”尤其“民族液态烹饪”肇始意义的认知特别是探赜。
  得悉彭祖曾拥有“以雉代羊烹羹献帝封彭”的真情及真实,真切并真挚,则柳柳州心底的那位“圣(贤)”,究属“孰(怎样)人”?还有那位最“嗜味(不只喜‘尝试’,尚且擅‘辫识’)”者究竟又属怎样一种品位?岂非张口即知晓,落笔便可获得到答案?柳某人于此回答的可喜,明确蕴蓄着,既入暮年,自应像“帝尧服羹以延寿并特别久长”那样,人定然渐悟到了养生的迫切及重要。言外之意等于在说:万莫一面养生,一面做还悔之晚矣的事。否则,那才成为令大家彻底会遗憾的事!
 
  当历史再现此类“对话”现象,已是已陵谷代变作赵宋王朝了。笔者撷取,即极负盛名,也最具历史意义并文化价值的苏轼(1036——1101)《和陶<饮酒>二十首之十七》所蕴之丰沛并深邃。
  在扬州时,饮酒过午,辄罢。客去,解衣盘礡,终日欢不足而适有余。因和渊明《饮酒》二十首,庶以仿佛其不可名者,示舍弟子、晁无咎学士”。泛阅陶潜(372——427)《饮酒》诗,同样二十首。仔细读,反复品,认真悟,仅“悠然生兰庭,会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行行失故路,任道或能通。绝无当念还,鸟尽废良弓”一首,特别是“任道或能通”句,与坡翁所“和”直接相关。很明白,陶诗,是在借“幽兰待清风”凸显其“香”,并自譬“怀才待守”的处境。实在孤傲有余,难能与子瞻所“和”的意高境远尤其是高瞻远瞩相媲美。何况,子瞻于此本来就蕴着“借扬州议‘斋厨与圣贤’,再评骘扬州”的深邃于其中!只闻得苏轼满怀激情抒发道:
 
  淮海虽故楚,无复轻杨风。斋厨杂圣贤,无事时一中。谁言大道远?正赖三杯通。使君不夕坐,衙门散
  刀弓。
 
  懵懂不已里,形象似乎也萌动生。须予特别关注:已列入“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并由清人王文诰“注”,北大孔凡礼教授“点校”、经中华书局1982年北京才出版的《苏轼诗集》,在卷三十五该诗首联下曾专意下过 【注】文:
 
  【施注】《史记·货殖列传》“自淮以北,西楚也,其俗剽轻”。李济翁《资睱录》云“扬州者,以其
  土俗轻扬,故名其州。今作‘杨柳’之‘杨’,缪也”。【查注】《<禹贡>注》“扬州之域北据淮东南,至
  于海”。洪迈《平山堂记》“扬州为州最古,南傅海,北键淮”。
 
  对照阅读先贤亲拟【叙文】及《诗集》刊行提供的几种【注】文,对弄清苏扬州在当时特定环境下冀图表述的本意及情感,无疑起到了不小的帮助作用。起码,为笔者以下联想文字的历史真实奠定了可靠亦坚实的基础。
  用不着丝毫地夸张,身兼“扬州军州事”,且“籍”益州(成都)近旁“眉山”,特别是十五年前曾亲任“徐州军州事”且达两年之久的苏轼,乍然听到当地“杨一益二”之自诩,基于“情通”与“理达”双层“心识”的质朴并虔诚,对于其地其时子瞻翁精心架构“西楚大观”文化现象,我们完全有理由就其视野的开拓及内涵之探究,予以全新考量并评估!特别不能忽略掉先贤关于扬、徐两州文化底蕴与风土民情的积淀、比堪并辨识。正是于此情凝天地、思结千载的焦点问题上,我们才敏感又清醒地察觉“斋厨杂圣贤”在先贤心底,原本是中华民族整个个民族的生命脉息在剧烈跳动!所以,才结菁得出只有“民族文化”才得天独厚,惊天动地又泣鬼神的庄肃至极大格局出来!只有基于“文化态”形成的庄肃,也才有可能令世人全面、清晰地领会先贤心中“斋厨杂圣贤”那崇高又普世境界的圣洁及高雅!这,才是我们用平常的心态,还原原本即归属普罗大众的“文化新(心)质态”的结果!
  值得关注并重点考量的是,究竟处于怎样一种思维状态,才能够强有力地支撑起一代思想与文学大家苏轼,如此勇敢又果断撩起史无前例亦惊心动魄的民族文化面纱的?
  “人”?若于“厨”前饰之以“斋”成为“斋厨”,那又会变成怎样一种情状?忘不了,先贤的心目中,它可是与“圣贤”比肩接踵并秋平分秋色的。如此,连接着“斋厨”与“圣贤”的“杂”字,自然就一字千钧,画龙须点睛了!一旦将“斋厨杂圣贤”那恢弘又壮丽的场景给“具象”化,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就只能是:
 
  围绕着“中华斋厨”彭城的彭祖,众“圣贤”(既含曲阜“至圣先师”孔丘孔仲尼、即孔夫子,当然也
  应有邹邑之“亚圣”孟轲孟夫子。也包括“楚苦县厉仁里”河南鹿邑的李聃即老子,及昔日“蒙”今商丘附
  近的庄周庄子!甚至包括“兰陵”的荀卿荀子及滕州墨翟墨子)构成于“吴越”及“齐鲁”两大“文化区”
  结合部的“西楚”大地的《中华饮食文化大观图》,是不是我中华民族历史情感的浓缩,饮食文化经典的珍
  藏还有“主题烹事(以雉代羊和羹)”的具象展示?
 
  就这般,苏轼一词“斋厨”之提炼,尤其这一理念的空前诞生并与“圣贤”结缘及并列,便赋予此“杂”字菁华集萃、强强联手、锦上添花的强烈感!苏子瞻于扬州回眸并审视徐州,竟然审度并创造出了一幅民族饮食文化的态势图来,不仅为经典《周易》“大烹以养圣贤”作出了准确的注释,尚且把晋·郭璞《鼎赞》“和味养贤,以无化有”具象过后再形象它,功莫大焉!是当悟,眉山苏子瞻岂止于是诗词名家,养生行家,还当之无愧于饮食文化史家的荣誉!“斋厨杂圣贤”的坐标高度,哪里仅囿之于“淮海虽故楚”局限?明明具有神州之辽阔与深邃,民族的精彩及辉煌!
  餐饮滥觞”的内涵及外延,还将研究“民族文化养生内涵”的水准也空前地提升一大截,自此烙以“中华文化”大格局的鲜明痕迹。是可知,“对话”形式之标新立异及不可或缺。
   
  历史长河、百流千转,终于流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1951年的金秋时分。世纪伟人、当代杰出的马列主义理论家毛泽东,心系华夏、情倾养生,聚焦淮海,于10月28日夜停车徐州。29日凌晨,就让随行的罗瑞卿(共和国公安部长)同志电话通知徐州市党、政部门主要领导人前来“专列”上亲切“对话”。不曾料,毛主席开口就谈到“徐州应是养生学的发祥地。尧,有位叫篯铿的,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养生学家。尧封他到大彭,也就是徐州市区周围这块地方,建立了大彭国”。担心同志不太了解话题背景,接着便较详细地补充讲“彭祖为开发这块土地付出了极大的辛劳。他带头挖井、发明了烹调术、建筑城墙。传说他活了八百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还留下养生著作《彭祖经》”。他纵览千古,捭阖纵横,言犹不尽;毕竟,日理万机且时光荏苒。于是,便概括成“彭祖在历史上影响很大,孔夫子就非常推崇他,庄子、荀子、吕不韦等都曾论述过他。《史记》中对他有记载,屈原诗歌中也提到过他。大概因为他名气太大了,到了西汉,刘向在《列仙传》中竟把彭祖列入仙界”的精炼难以忘。
  与历史上前两次的“文化对话”有明显不同,此乃世纪伟人毛泽东(1893——1975),凭借平生接触到圣贤关于“斋厨”论述的综述凿实,并以此来与“斋厨”滥觞地之党、政负责同志作全方位对话的经典举止。审慎思考,由苏轼“文化淮海”构架之光照寰宇,其标志自然就应该是毛主席所论“发明了烹调术”。缘自凭借“有文字记载的我国第一位养生学家彭祖”的“辨‘禽’选‘雉’烹‘羹’献‘帝’封‘彭’”,才能获“大彭”之“封”,并因“地(名)”而得“彭城(烹)城”之殊荣。尤壮观的是,开启儒、道学派的思想家们,孔、孟竟然就伺立在“彭城”的东北;而老、庄则仰承于“彭城”之西南。他们中的哪位,不都朝淮海腹地的“彭城”顶礼膜拜,鞠躬打揖着!联想到了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吾老彭”(《论语·述尔》)的坦陈,及庄周尊为“大宗师”(《庄子·大宗师》)的“彭祖”,不就既能感受着子瞻翁“斋厨杂圣贤”血肉丰满魂灵在,也就更典型地体味到民族文化结菁“养生文化”的经典并璀璨?
  务必明晰,这次特别“对话”之真实、客观又生动,与“存真求实、实事求是,熔古铸今、经世致用”的《徐州市志·大事记》所辑录主席历次来徐文字,岂止相辅相承相关亦相偕?不还相映生辉并相与如一着!它们中的任何一次或任何一句,无疑都应是镌刻在民族文化史册令徐方辉煌千秋的经典言论及珍贵资源!
 
  当国人自豪于民族精神的伟博并陵谷代变的悠久,常情不自禁尴尬在“公元前841年”作为历史纪元起时,正是辩证唯物论思想大家毛泽东他力挽狂澜,以其蒐集、比勘的非凡功力,前瞻又深邃地作出来“徐州应是‘养生学’发祥地”特别“篯铿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养生学家”及“中国第一位长寿之人”明确不贰的判断,尤其还强调彭祖他“为这块土地付出了极大的辛劳”,便是“带头挖井、发明了烹调术、建筑城墙”,从而为我们进一步系统并深入研究民族饮食文化的发展及衍变奠定了无比坚实基础的。如是,再将《逸周书》所称“(彭祖叔祖)祝融(呉回)司火”与《竹书纪年》曾指“(彭祖长兄)昆吾作陶”两者皆聚焦在战国楚·三闾大夫屈原《楚辞·天问》那历史意义的修辞“反诘”之上,必然就构成为“篯铿”因“以雉代羊烹羹献帝”的非常行为,才又有了“尧封彭”的难易史实,才可能产生“篯铿”而后“彭铿”,“彭铿”复尊“彭祖”,“彭祖”更崇为“烹祖”以及“烹城”必源自“彭城”这合乎逻辑,内涵却永改易的名词置换现象。
  凿实,毛泽东“彭祖观”的具象且深刻,一为“带头挖井”的平常却不平凡。被誉之为唐“大历十才子”的皇甫冉(714——767),就是在经过徐州瞻仰先贤遗迹后他写过《彭祖井》七律一首的。其中特别歌颂了“闻道延年如玉液,欲将调鼎献明光”的内容。细心咂一咂皇甫大诗人的诗句,当他品尝了“彭祖井水”过后,何以其所“闻”之“道”,竟然会是“继承并光大弘扬华夏‘液态烹饪’滥觞地”的优良传统?足可见“带头挖井”具有的“前提”性价值令毛泽东主席的“彭祖观”基础牢牢,难以撼动;二是开天辟地“发明了烹调术”。千万别简单的看待屈大夫《天问》所曾“问”彭铿“以雉代羊烹羹献帝”的经过,必须得深刻思虑“飨用”过“雉羹”的“尧帝”,他为什么会产生“受寿永多”也就是“延寿、养生”的功效?“烹调有术”的首创事态,不已为“徐州是养生学发祥地”奠了基并正了名;正由于“水质问题的根本改善”尤其“烹羹”主原料“雉”的果断选定(非“徐州翟山鷮雉”莫能烹——笔者)以及“稷”之“粢食不毁”而“熬羹”,于是才彻底扫除掉“氏族宜居”的最后障碍。自然而然“建筑城墙”便成为当务之急起来。这,才是不折不扣的“三”嘛!
  只有超越“阙里(曲阜)”的迷蒙及局限,还原“苦县曲仁里”本辖“西楚”的真实,“文化淮海”架构的“斋厨杂圣贤”,无论文化底蕴还是历史内涵,都不仅只再是“淮海”区域化之局限,毋庸置疑也应视为我伟大民族标志成“中华文化”之精髓理解并凿然认知。子瞻先贤的感情乃至信息中,于此是极浓浓而且十分丰沛的。既如此,谁还敢否认,子瞻先贤“斋厨杂圣贤”的理念,不只有腠理层深度的剖识,而且早结菁出“民族智慧”的“思维多元却相融无悖”的经典定格,同时还呈现“民族文化”精彩纷呈涌现出的“相辅相承”并“相与如一”于“淮海沃壤”之“壮观”态势?想来,真还不能不感恩孔、孟、老、庄,及荀子、屈原、吕不韦、刘向等人的不间断的努力!
  既将“饮食现象”与“历史发展”肃穆地坐标于“民族文化”焦点之上,而且还清晰地发现,焦点又恰在齐鲁与吴越两大“文化圈”的结合部上。于是,毛泽东才非常敏感地意识到“以‘雉’代‘羊’烹‘羹’献‘帝’封‘彭’”的历史事件,在构成“徐州羹文化圈”方面所处地位的特殊及所起作用的超乎寻常。无须我们重复论及。不过,倒也极其客观地展现着,此“羹文化圈”,原本就是以“羊羹”作“起点”,并视“雉羹”为水平“顶点”,同时又看待“玉米糁”及“老母鸡鸭汤”系“分点”,尤其是将“彭城sha汤”当作“支点”。是它们的相溢共生鲜,相与皆飘香才相融成为“‘羹’经典”!没有这种实践及体验,还何来“斋”与“厨”的非常融汇,并进而再与“圣贤”作特殊“文化整合”并铸就大中华“斋厨杂圣贤”民族文化的恢弘格局?敢问,在那“格局”当中,“徐州羹文化圈”的历史地位尤其文化价值,无论认识或评定,还仅是“食”的单一能说清楚特别能说透彻的事嘛?
  作为“属性为养生,质态属文化”且“标志本彭祖”的“雉羹”,在拉启“民族烹事”帷幕并展现”烹调有术”奥赜的关键背景下,总是以“第一羹”的姿态彪炳于饮食春秋,向世人并后人宣告自己的“滥觞价值”并“肇始意义”的。通俗来讲,就是“徐方的烹饪起点高”!加上“以雉代羊烹羹”的渊薮及又“以鸡代雉烹羹”的反复演绎,越来越使得该“羹文化圈”形象丰满且动人。须知,是“圈”之中,“处处‘史’底蕴,羹羹’味’诱人”来着!至今依然由“文化质态”集萃着的“徐州‘羹’团队”,不仍然凭借“鸡”与“稷”的合理替代并巧妙配伍丰富着“羹”的存在形式?所以“徐州羹文化圈”历时五千年,始终是在“求同存异”又“异中求同”地存在并发展着。
  说不完,味不尽的“徐州羹文化圈”;论没了也赞不够的“彭铿彭老祖”;让人敬、令史评的“主题‘文化对话’”!没有它们,岂能有“中华文化”的构成?没有此类的“文化构成”,则我中华民族的悠久及璀璨,从哪里能看得清并摸得着?
  因此,我们感谢历史,更应感恩那些为“对话”曾经付出过的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