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彭祖文化 >

彭祖年龄说法与彭祖长寿养生文化

2013-09-11 11:13  浏览次  作者:王秉文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彭祖年龄说法与彭祖长寿养生文化

王秉文

(徐州彭祖文化传播中心 彭祖故里网站 江苏徐州 邮编221116

关键词:彭祖年龄;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古籍记录;今人评说

摘要:被毛泽东誉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的彭祖到底活了多少岁,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话题。本文列举了古籍中的主要记载和当代人的多种说法,并提出了作者的见解。本文主张,应当允许古籍中和当代人公认的几种说法并存,不主张对彭祖的实际年龄进行没有根据地随意猜测和计算,希望大家把对彭祖的关注点放在对彭祖长寿养生文化的研究和弘扬上,让源于徐州并且富有中国传统特色的长寿养生文化更好地为中国人民和全人类服务。

彭祖是古往今来公认的老寿星,毛泽东称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位养生学家”,彭祖到底活了多少岁呢?这是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的话题。但是彭祖的年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应当怎样认定呢?彭祖籛铿生于我国的远古时代,其生死时间均无文字可考,因而彭祖的年龄也像他的传奇人生一样,颇具神秘色彩,一直是个难解之谜。不少人根据传说进行求证,又出现了种种新的解释。但不论怎样解释,都不能令人信服。

古代人的平均寿命很低。远古时代平均寿命约为20岁,到了汉代也不过三四十岁,所以说“人生七旬古来稀”,但是古代也不乏长寿之人。如《左传•崤之战》中记载了秦穆公骂蹇叔的话:“中寿,尔墓之木拱矣!”意思是说:“老不死的,如果你只活到‘中寿’,那么你坟上的树也该有合抱粗了!”春秋时以60岁为下寿,70为中寿,90岁为上寿。还有姜尚(姜子牙)到90岁才被周文王发现而任用他。彭祖本人认为120岁只是“常寿”,不知方术、不会养生的人也可以达到。蹇叔、姜尚虽然长寿,但未被古人视为高寿典范,而只有彭祖才是历代古人一致称颂的高寿典范。

对于彭祖的长寿,古人毫无异议,但古籍对彭祖的寿龄确有不同的记录。王先谦《庄子集解》:“李颐云,彭祖名铿,尧封臣彭城,历虞、夏至商,年七百岁,故以长寿特闻”;“成(玄英)云,上自有虞,下及殷周,凡八百岁。”;《吕氏春秋》:“彭祖至寿也。”高诱注:“彭祖,殷大夫,盖寿七百余岁。”;《抱朴子》:“按《彭祖经》云,其自帝窖佐尧,历夏至殷为大夫,殷王遣采女,从受房中之术,行之有效,欲杀彭祖以绝此道。彭祖觉焉逃走。去时年已七八百余,非死也;《黄石公记》云:‘彭祖去后七十余年,门人于流沙国之西见之’,非死明矣!又彭祖之弟子,……七八人皆历数百岁。”看来《彭祖经》可能是原始依据,该书在唐代前散失,估计屈原读过《彭祖经》,因而在《天问》中惊呼:“彭铿斟雉,帝何飨?受寿永多,夫何久长?”彭祖寿命怎么那么长?有什么秘诀吗?

彭祖到底寿几何?有说七百的,有说八百的,有说七八百的,都是约数。《神仙传》称“彭祖至殷末已760岁”,《钱氏家乘》更称 (彭祖)历夏、商、周,为三代国师“寿797岁而不衰,故称老彭”。这是确数,但可能吗?

王进珊教授在《释彭》中说,“传说中彭祖的时代,从尧(约公元前2357年诸侯拥立开始)……至武丁43年(公元前1282年)王师灭大彭,不知所终,前后约一千多年”。据朱浩熙《彭祖》一书讲,彭祖受封时已经180。而“彭祖去后七十余年,门人于流沙国之西见之”,那么彭祖就活了1200多岁。

我们应当怎样看待上述种种不同说法呢?归结起来,有以下几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认为彭祖是荣誉称号,可以传承,有“数十代”彭祖。清代严可均《仙道》说,彭祖“唐(尧)、虞(舜)封国,传数十世”。当代高衡讲,有人还排出了彭祖谱系,说“帝命彭伯伐邳”时“这位彭伯是彭氏二十一世祖” 。这还没有排到几百年后的老彭呢。这是比较公允的说法。但是,认真一想,“数十代”,到底是多少代?不能说清楚。

第二种说法,认为彭祖八百岁指大彭氏国存在约八百年。朱浩熙说,按照王进珊教授的说法计算“大彭国存在一千一百多年”,但是据《竹书纪年》计算,“大约八百五十年”。而“彭祖之称谓并非籛铿一人所有”,“彭祖是一种世袭的职位”。这也是认为彭祖有好多代,但是不谈有多少代,避开了每代彭祖可能活多少岁。这里有了历史年代计算的几百年的差别。朱金才认为,夏朝初年有了“彭伯”称号,才建立大彭氏国,商朝前期仍为彭伯,到商朝中期老彭被降为守藏史——贤大夫失去伯爵之位,大彭氏国就不存在了。

第三种说法,比较出名的彭祖大约有四代。这是张立鸿教授的意见。第一代是尧帝时的始彭祖籛铿,第二代是夏朝初期建立大彭氏国的大彭伯彭寿,第三代是商朝前期仍然拥有大彭氏国的大彭伯彭考,第四代是商朝后期末代彭祖老彭,即老子。至于中间还可能有多少代,没有历史依据,无法推断。

第四种说法,彭祖可以暂时确定为四代。这是朱金才的观点。因为张立鸿所说四代,有历史依据,而暂时没有其他几代彭祖的历史依据,既不能肯定还有几代,也不能否认只有四代,所以暂时取四代说,如果找到新的历史依据可以改变。彭成梁、朱金才合著的26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寻访彭祖》就是采纳的“四代彭祖说”。笔者认为《寻访彭祖》剧本属于文学作品,可以根据主题和故事情节的需要,对典型人物形象进行艺术塑造,这是文学作品的普遍规律。《寻访彭祖》对彭祖年龄采用4代彭祖说,无可非议,况且还有所依据呢。至于有人排出彭祖谱系,说“帝命彭伯伐邳”时“这位彭伯是彭氏二十一世祖,名彭伯,字锡候”,也很不可靠。“帝命彭伯伐邳”中的“彭伯”,肯定不是名“伯”,更不可能叫“彭彭伯”。“伯”是封号,就像夏代彭寿也封为“伯”也是“彭伯”一样。

第五种说法,是认定彭祖只有一代,只是一个人,籛铿就是“彭伯寿’,就是老彭。那么怎么解释彭祖八百岁呢?他们用“古代历法”来解释。最早有人“根据古代历法”推算800岁就是现在的60多岁。后来有人“根据古代历法”推算800岁就是现在的130多岁。有人故意歪曲古代历法,说《辞海》上讲,中国最早的颛顼历认为一年有“365×1/4” 日,而《辞海》是明明写的是“ 365(又)  1/4”日。800除以4,还有200岁,不行,他们又大谈一般人不了解的干支纪年法,说该历法“以60花甲日(60)为一年”,以60天为一年。800除以6,130多岁,合乎他们的长寿标准了。朱金才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因为还没有搞懂干支纪年法(详见朱金才《再谈彭祖故里之争》),这样解读彭祖八百岁产生的负面作用很多,一是客观上否定了中国古代历法的重大成就,二是否定了中国先民的非凡智慧,三是压缩了中国的历史年代。还有人认为“彭祖长寿八百”是800个“干支日”而不是800“年”。他的解释是,根据古代实施“干支纪日法”先于“干支纪年法”的情况,彭祖的“长寿八百”,数词之后省略的量词应当是 60天一个循环的“干支日”,而不是“年”。以此计算,彭祖的实际年龄大约是134岁。这种计算方法与今人寿命虽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种把“干支日”误认为“年”的说法没有依据,只不过是一种猜想罢了,很难被更多人采信。

第六种说法,认为彭祖活了800岁或767岁虽然在今人看来不可思议,但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之前,不要轻易否定,而应当继续“存疑”下去。最近,作家董尧先生写了篇研究文章《受寿永多话彭祖》,就主张把彭祖的年龄之“谜”“再存下去”。这种“存迷说”或曰“存疑说”的理由,可归纳为三点:一是古人更接近彭祖的时间,比今人更有话语权;二是古人的说法已形成文字,有案可稽,而且古人治学是严谨的,不会轻易可否;三是今人目前还没有充分的证据来推翻古人的说法。笔者认为董尧先生的“存迷说”值得重视,不必在彭祖年龄的研究上,做太多的无用功。

第七种说法,传说彭祖活了八百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这是毛泽东60年前视察徐州时对彭祖年龄的说法。笔者认为这是比较稳妥的说法,容易被大多数人接受。称彭祖是长寿之人是古今一致的看法,绝无异议,在“长寿之人”前加上“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的定语,这是毛泽东的特色,令人佩服。毛泽东“传说彭祖活了八百岁”的说法,和其他各种说法(包括肯定活了八百岁、否定活了八百岁或前文其他肯定与否定的说法)比较起来,这种说法最好,无可挑剔。

以上对于彭祖年龄的说法,大部分都有一定的道理,唯独不足取的是在没有事实根据和科学方法的情况下,进行主观计算。笔者认为,在考古学没有发现可靠的证据之前,没有必要探究彭祖的实际年龄,还是把精力放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长寿之人,第一位养生学家的养生长寿文化上吧。

尽管人类社会已经进入21世纪,尽管彭祖创立的养生学已有4300多年的历史,但是,人类用现代科技知识对人类生命科学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在人的长寿基因密码尚未破译的情况下,随意把人的寿命限制在一定的范围,是不足取的。也许长寿八百的浪漫传说更符合彭祖的养生长寿思想,更符合人类对长寿的共同愿景。彭祖长寿八百只是个约数,是人们追求长寿价值观的反映。人的长寿是相对的,对于一个人是相对的,对于人与人之间也是相对的,人对长寿的追求也是无止境的。彭祖创立的长寿养生文化,其精髓就是通过养生达到长寿的目的。彭祖是中国道教的先驱者,中国道教渊源于彭祖和彭祖文化。中国道教教义的基本点是重视人的养生长寿,把人的幸福和快乐寄托在“今生”,而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洋教,则把人的幸福和快乐寄托在“来世”。仅此而言,中国道教优于其他各教,更符合人类共有的养生长寿的价值取向。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彭祖长寿养生文化是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结晶,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传统文化,代表了人类进步的养生长寿观,应当属于全世界。可以预期,彭祖长寿养生文化风靡全球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作者王秉文系徐州市铜山区委宣传部退休干部,徐州彭祖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彭祖故里网站站长,中国老子学会道家饮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高级政工师。

 

注释

晋朝葛洪《抱朴子》,中国书店19867月出版。

晋朝葛洪《神仙传》,清刊本。

《徐州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第一、第三期。

朱浩熙《彭祖》作家出版社2006 10月出版。

张立鸿《彭祖与老子》,《东方气功》1995年刊本。

彭成梁、朱金才《寻访彭祖》,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010月出版。

朱金才《再谈彭祖故里之争》,2009520日发布于彭祖故里网,本文网址: http://www.pzgl.com/guanyupengzu/pengzuguli/20111004/1775.html

李家骥《我做毛泽东卫士十三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217页。

(修订本)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