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之都 >

中风与心梗发病之罪魁祸首

2014-10-13 10:23  浏览次  作者:燕子  来源:未知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半个多世纪来,世界各国临床医学科学家不断致力于有关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病因的研究,并提出了多种关于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机理的著名学说。其中,“脂代谢异常学说”和“细胞凋亡学说”对世界医学临床影响较为深远。  

 

 

20世纪70年代,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健康中心布朗与戈兹坦两位科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的根源在于血脂异常。两位科学家指出:血脂主要由胆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和高密度脂蛋白组成。当血脂异常时,过量的胆固醇、甘油三酯和低密度脂蛋白形成血液垃圾,沉积在心脑动脉血管壁上,造成动脉内皮细胞缺氧和损伤。与此同时,血脂异常时,“血管清道夫”高密度脂蛋白的含量又过低,无法将血液垃圾运回肝脏代谢、分解。导致胆固醇及游离的胆固醇在动脉内膜破损处聚集、沉淀,形成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结果造成心脏和大脑缺血缺氧,引发心脑血管疾病。1985年,布朗和戈尔兹发现了洛伐他汀降低胆固醇的药理依据,并由此获得了1985年诺贝尔医学奖。

 

 

随后,英国剑桥桑格中心的约翰•苏尔斯教授提出了关于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机理的“细胞凋亡学说”。 “程序性细胞凋亡”是细胞的一种生理性、主动性自杀行为。这些细胞由于不同的基因排列顺序而表现出有规律的死亡,似乎是安排好的“程序”,犹如秋天片片树叶的凋落,所以这种细胞死亡又称“细胞凋亡”。“程序性细胞凋亡”在生物发育和维持正常生理活动过程中非常重要,人体内每天都有上万亿细胞诞生,同时又有上万亿细胞凋亡,两者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之中。约翰•苏尔斯研究表明,血液中胆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形成的血液垃圾,会对动脉内皮细胞产生细胞毒(即血毒),破坏了细胞内基因秩序和对氧的吸收,促进动脉内皮细胞产生基因逆向排列并发生错误指令,最后,致使动脉内皮细胞在缺氧状态下启动自杀程序而主动凋亡。过早和过多凋亡的动脉内皮细胞不能再被新生细胞替代,导致动脉内皮细胞的动态平衡被打乱,并造成内皮细胞损伤。于是,血液中的胆固醇、甘油三酯等血液垃圾在动脉内壁损伤处大量沉积,结果,形成动脉粥样硬化。与此同时,血液垃圾所产生的细胞毒,会抑制肝脏对“血管清道夫”高密度脂蛋白的合成,从而,加重脂代谢紊乱的发生。由于高密度脂蛋白含量过低,血液垃圾无法被清除和分解,结果,形成血脂代谢紊乱的恶性循环。血液垃圾越积越多,动脉粥样硬化也逐渐加重,最终导致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为了表彰约翰•苏尔斯教授在“程序性细胞凋亡对心脑血管疾病所产生的影响”研究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和成就,由此他获得了2002年度的诺贝尔医学奖。

综观上述“脂代谢异常学说”和“细胞凋亡学说”之后,似乎让人们得到这样一个错觉: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的主要病因是血脂,即血液中的胆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所形成的血液垃圾是引起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的罪魁祸首。因而,长期来人们就是企图通过降血脂和控制胆固醇的方法来实施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的预防。但是,数十年的临床实践结果显示:血脂正常了,中风、心梗却会照样发生。临床观察表明,有无数中风、心梗的病人在发病之前,不但血脂指标正常,而且,血压、血糖指标也都处于正常。

 

 

那么导致心脑血栓疾病(中风、心梗)发生的真正的病因究竟是什么呢?回答:是血栓;确切地说,是“隐性血栓”。作者经过三十多年的临床医学实验研究和对数万例自然人群长期追踪观察结果发现:急发性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在其发生前,体内的血栓形成综合因子存在着一个长期从量变到质变的血栓演变过程。体内血栓演变过程具有以下两大典型特征:其一,就是表现为血液处于高凝聚状态(称之为血栓形成前状态);其二,就是表现为血管壁上有大量陈旧性血栓斑块形成。作者把上述体内血栓演变过程中所表现的两大典型特征,称之为“隐性血栓” 病变状态。“隐性血栓” 病变状态也会随着人体衰老而发生,即在人体老化演变过程中也自然会有“隐性血栓” 病变状态的出现。“隐性血栓”病变状态的出现,是体内多种因素,包括血液流动性异常,血液成分与功能异常,以及血管壁结构与功能异常等多种促血栓形成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正是体内“隐性血栓”病变过程或病理状态的出现和不断发展,不但导致了急发性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的发生,而且,还加快了机体组织的老化和促使人体衰老的发生。因此, 作者提出:如果能够及早对人体内存在着的“隐性血栓” 病变过程或病理状态进行早发现(“隐性血栓”预测)和进行相应地早干预(“隐性血栓”预治),就不但能够预防急发性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的发生,而且,还能够使人体达到延缓衰老、益寿延年之目的。这就是作者提出的“隐性血栓”学说和“抗血栓,防衰老”理论的基本观点。

 

 

作者在上个世纪80年代,根据Candler旋转环原理,设计发明了用于“隐性血栓”预测的技术和方法——“体外模拟血栓形成仪”,或称之为“体外隐性血栓检测智能分析仪” (已获得中国国家实用新型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072019913.1)。通过其所测定出来的“血栓指数Q值”大小,能够客观、定性地反映体内“隐性血栓”病变状态,即反映在急发性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发生前,体内已经具备血栓形成,或者导致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发生的潜在的,或者隐藏着的综合能力、程度和倾向。在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作者用了近20多年的时间,采用发明的“隐性血栓”测定技术和方法,进行大量的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早期预防的临床科学实验。作者以“血栓指数Q值”作为“隐性血栓”预测指标,以临床常用的活血抗凝药物“老三片”,即丹参片、肠溶阿司匹林片和潘生丁片作为“隐性血栓”预治方法,对老年人群进行过3年、5年和10年长期“隐性血栓”跟踪监测。实践证明这种“隐性血栓” 预测、预治相结合的心脑血栓病预防新模式,大大降低了中风、心梗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然而,要能够彻底地、完全地防止中风、心梗疾病的发生,作者本人经过多年长期和大量的临床医学实验总结得出:清除体内“隐性血栓”病变状态,必须同时解决体内“隐性血栓”病变的两个表现方面,即必须从解决血液的高凝聚状态与解决血管壁上的陈旧性血栓斑块这两方面同时入手。由于血液的高凝聚状态是血栓形成前状态,它主要是由于血液的浓、粘、凝、聚这四个血液物化因子异常所引起的,因此,解决血液的高凝聚状态,作者提出可以采用上述“老三片”或其他活血、抗凝中西药物等来实施。但是采用活血、抗凝“双管齐下”的方法,只能解决血液的高凝聚状态和预防新鲜血栓斑块在血管壁上形成。就是说,活血、抗凝只能起到防栓、抗栓作用,而对血管壁上的早已存在的陈旧性血栓斑块并不起作用。因为血管壁上的陈旧性血栓斑块主要是由凝固的纤维蛋白所组成的,要将它清除掉,只能靠一种具有溶解纤维蛋白功效的水解蛋白酶,或称之为“溶栓酶”才能实现。由于在所有的活血、抗凝的中西药物之中不含有具有溶解纤维蛋白功效的水解蛋白酶,故而,活血、抗凝药物对已经形成的存在于血管壁上的陈旧性血栓斑块不起作用。如果不解决血管壁上的陈旧性血栓斑块问题,一旦陈旧性血栓斑块突然破裂或者脱落,照样会引发血栓形成和造成血管血栓栓塞,导致中风、心梗的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心脑血栓病患者,虽然长期吃了大量的临床常用的防治心脑血栓病的活血、抗凝药物,最终仍然会突然发生中风、心梗的主要原因。

目前国内外临床早已采用多种“溶栓酶”药物来治疗血栓疾病,比如,尿激酶、链激酶、葡激酶、蛇毒溶栓酶等,但是,上述“溶栓酶”药物由于存在着容易引起大出血,给病人生命会带来更大的危险,所以,通常只能用于急救,不能用于预防。 正是世界医学临床上长期来没有找到一种有效的、安全的、通过口服方便使用的能够解决体内陈旧性血栓的酶制剂或者药物产品,所以,在目前世界范围内,急发性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的有效预防,仍成为有待世界各国医学和临床科学工作者面临攻克的医学难题!

 

 

1987年日本学者须见洋行医学博士在美国从事尿激酶溶栓科学实验过程中,偶然地发现了在日本老百姓喜爱食用的纳豆食品中,含有丰富的活性特别强的能够溶解血栓的酶,须见洋行给把它起名为纳豆激酶。提到纳豆激酶,就必须从纳豆食品说起。纳豆是日本传统的老百姓喜爱吃的发酵食品,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纳豆是大豆发酵而成的,它起源于中国,是中国豆鼓的衍生制品。据说在公元754年唐朝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传经时,带去了中国的豆鼓   

 

 

和大豆发酵技术。日本和尚最早是在庙宇的厨房里面进行大豆发酵的,日本语管“厨房”叫“纳房”或“纳室”,于是,从“纳房”或“纳室”里制备出来的发酵大豆,日本不叫豆鼓,而是叫做“纳豆”。日本的纳豆与目前中国的豆鼓虽然同来源于大豆发酵,却有着明显的区别。最大的区别是日本的纳豆是未经加工的湿粘的能够拉丝的带有特种臭味的新鲜发酵大豆,而中国的豆鼓则是将新鲜的发酵大豆作进一步加工(煎、烤、煮)而成的;恰恰是在新鲜的带臭味的湿纳豆的粘丝里,完全保留了纳豆所含有的奇特的营养活性成分(纳豆菌和纳豆激酶等),而中国的豆鼓由于经过再加工之后,虽然臭味没有了,味道可口了,可是原来新鲜发酵大豆里的营养活性成分(纳豆菌和纳豆激酶等)却也就荡然无存了。正是这个小小的普通的带怪味的纳豆,使日本成为了目前世界上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发病率最低的国家,也由此日本成为了目前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须见洋行从纳豆中发现了纳豆激酶,给世界临床医学,尤其给世界心脑血栓疾病预防医学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被须见洋行发现的纳豆激酶,不但溶栓能力强(其纤溶活性约达到尿激酶的50倍),而且在体内连续发挥溶栓的时间大大延长(其纤溶活性在体内存活的半衰期超过尿激酶100倍);更主要的是由于纳豆激酶是存在于普通纳豆食品之中的一种自然活性成分,因此,服用起来十分地安全。

随着纳豆和纳豆激酶的这一安全有效溶栓制剂的推广应用,结合目前医学临床早已广泛应用的防栓、抗栓之活血抗凝中西药物,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防栓、抗栓、溶栓“三管齐下”进行心脑血栓病(中风、心梗)有效预防的“隐性血栓”综合干预体系。有了防栓、抗栓、溶栓“三管齐下”的“隐性血栓”综合干预体系,现代人生命与健康第一杀手——中风、心梗疾病的彻底消灭,便指日可待了。

 

 

 

 

作者简介:戴稼禾,男,1939年生,江苏泰州人,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中国民盟盟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终身享受国务院突出贡献津贴。曾任上海医科大学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生物物理教研室副主任和血液流变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血栓研究会筹委会主任、上海离退休高级专家生命元素组副组长。现任上海复丹老年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被聘请为“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专家委员”。现被聘为本刊《养生之友》顾问。有多项专利发明和科研成果,曾先后获得国际、国家、卫生部和上海市发明奖和重大科研成果一、二、三等奖。发表论文百余篇,出版《健康长寿之道——抗血栓,防衰老》、

 

 

《隐性血栓防治》、《健康隐性杀手》三本抗衰老著作。近年来发明的“体外隐性血栓智能分析仪”、“家用智能纳豆机”和“纳米磁功能水杯”等项目均获得国家实用新型发明专利。同时,研发了具有抗血栓防衰老功效的“稼禾硒纳豆”及“稼禾硒长寿茶” 等系列长寿保健食品。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