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大彭文学 >

壮哉,李将军

2013-11-05 14:23  浏览次  作者:刘开安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徐州党建》第335期署名张楠的文章,《活该,李将军》的标题赫然在目,让人欲罢不能。历史的翻案文章读得多了,本不足奇,现在翻到了李广的头上,还是让我颇觉惊讶。一篇《李将军列传》,让李广的形象早已定格在人们的思想深处,读了该文,真的让人觉得李广难封是“活该”,愤而自杀是“倒霉”,简直太难了!关键不在于李广能否得到更大的封赏,而在于他是不是一位优秀的将领、难得的人才,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的不幸,到底是个人的品质决定的,还是时代的积弊造成的。
“飞将军”之誉是敌人给的
  我从来不认为个人能成就什么大事业。就李广个人而言,单靠勇气和武功也不能博得“飞将军”之誉,但他的个人品质和指挥管理才能却使他震慑敌胆,扬威边关。不妨列举他成就“飞将军”之誉的综合因素。
  为国守边,生死以赴。李广是个立志报国、视军旅戍边为己任的传奇人物。用他自己的话说:“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这是一个人一生很难达到的参战记录。历史功绩,苍天可鉴。从少时起,就与屡犯大汉边关的外敌作战,直至暮年。古时候的将军,不像现在的军事首长,坐在指挥部里运筹帷幄,而是要扬鞭策马,冲锋陷阵的。想象一下:白发长髯,披坚执锐,一马当先,笑傲疆场的李将军何其壮也!
  英勇善战,足智多谋。李广善射,亦有心计。少年从军,一路走来,皆以军功获升迁。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时,因夺取叛军帅旗“显功名昌邑下”。朝中大臣说:“李广才气,天下无双。”我们知道,汉时镇守边关的太守,不是文官,而是武将。李广在任边疆多个地方的太守时“皆以力战为名”。一次匈奴入侵,一位监军的宦官带几十个骑兵遭遇三个匈奴射雕人,竟被人家几乎射杀殆尽。宦官受伤逃到李广那里求救。李广带百余骑驰援,亲自射杀二人,活捉一人。准备返回时,突遇匈奴几千大军。“广之百骑皆大恐,欲驰还走”,而广却异常冷静,令军士们稍前近敌,并时而出击,亲手“射杀胡白马将”,佯装诱敌。这一招果然很有用,匈奴兵认为汉军肯定有埋伏,诱其上当,欲聚而歼之,半夜里仓皇撤兵,李广军竟毫发未损。可见其谋略和胆识绝非常人可比。说李广是“一介武夫”,“只要敌人兵一多,李广便无可奈何”,显然有违事实。在守边的岁月里,匈奴人不敢轻易侵犯,也不可能是有勇无谋者可以做到的。特别是在被俘后,竟能在严密的押解途中机智地逃脱,绝处逢生,且夺取武器,射杀追捕之敌,其智其勇,古今罕有。
  光明正大,不慕虚名。李广虽屡立战功,但封赏并不多。许多才能、战功在其下者有几十个人都封了侯,他自己也感到不解:“自汉击匈奴而广未尝不在其中,而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击胡军功取侯者数十人,而广不为后人,然无尺寸之功以得封侯者,何也?”可尽管如此,每次征战,李广都积极请战,要求充当前军先锋。元狩四年,汉朝大军又一次大举出征匈奴,李广请求随军出征,并誓言:“臣愿居前,先死单于!”这对一位60多岁的白发老人来说,其情其勇,可谓“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读史到此,不仅让人肃然起敬,且心头略感酸楚。很明显,李广想以战绩取功名,为国捐躯列封侯。他不搞虚假政绩,不请客送礼,不评功摆好,跑官要官,不走权贵的请托之路,更不做花钱买官的臭事。司马迁是李广的同时代人,也是李广的“粉丝”,他说:“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口不能道辞”,可见李广是个朴讷、简诚的人,不会花言巧语,更不会献媚取宠,只求实绩,不要虚名,其光明磊落,不仅在当时,即千秋万代之后,也是受人敬重的。
      以身作则,为人楷模。每次作战,李广都是冲在第一线,而不是命令士兵和副将打头阵。以致有朝中大臣为之担心,说李广“自负其能,数与虏敌战,恐亡之”,建议让李广改任他职。在一次与匈奴大部队的遭遇战中,李广发现新的有利战机,便令部队稳住阵脚,“上马与十余骑奔射杀胡白马将,而复还至其骑中。”元狩二年,李广部遭到十倍于我之敌的包围,他伺机亲自出击,不时射杀敌之战将。战斗到了几近弹尽粮绝之际,李广命令战士们作好战斗准备,“持满勿发”,而“身自以大黄射其碑将,杀数人,胡虏益解”。到了晚上“吏士皆无人色,而广竟意气自如,益治军,军中自是服其勇气。”在关键时刻,身先士卒,鼓舞士气,岂匹夫之勇所能为!可能会有人说,作为大将,李广不善于保护自己,危险关头强出头,一旦不测,大军无将,将何以堪。其实在很多情况下,主动出击,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手段。主将畏缩不前,士兵又怎能奋勇杀敌。特别是在古代战争中,一线领兵主将的英勇和身先士卒,往往是致胜的前提和保证。
  宅心仁厚,勇于担当。当领导的能与部下同甘共苦,是非常重要的品德,在等级森严的社会里,一般当官为将的很难做到,因而尤为可贵。《史记》里说:“广之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李广带兵作战的地方,大都是荒漠干旱之地,人烟稀少,且远离后方,有时到了山穷水尽之处,偶遇水草之地,士兵们不都喝够,李广就滴水不沾,士兵们不都吃饱,李广就一口不尝。连打仗获胜,皇帝给他的赏赐,他也拿出来与部下分享。这已不是一般的以身作则,而是体现了他的仁慈宽厚、爱兵如子。在征讨匈奴的一次战役中,由于迷失道路,没有按照计划实现预定军事目标,在追究责任时,李广毫不犹豫地承担了全部责任,他说:“诸校尉无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这样的将领怎么能不受士兵们发自内心的拥戴,打起仗来自然奋勇向前。
  清廉守正、淡泊钱财。封建社会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位高权重、富甲一方自不必说,即是声色犬马者,亦不在少数。可李广则不然。《史记》里说,李广没有多余的爱好,不事享乐之事,也不善言谈,唯一的爱好就是射箭。与人闲居,则以射箭比高低论输赢,谁输谁喝酒。终老一生都是如此。《史记》里又说:“广廉,得赏赐辄分其麾下,饮食与士兵共之。”当大官,不吃小灶,与士兵一锅抹勺子,简直成了“另类”。在汉代,官员的俸禄算是比较高的。太守级的官员年薪是二千石。李广一生总共做了四十年二千石的官,加上打胜仗的赏赐,个人财产应当是非常可观的,可他家里并无多余的钱财,他也从不过问家产的事。这起码可以说明两点:一是他把钱花到别人身上了,或救急,或济贫,或与部下共享了。二是没有灰色收入,更没有贪污受贿、盘剥兵民。试想一下:自己的工资和奖金都拿出和别人分享了,还要那些不义之财干什么!想想当年的皇帝老儿和手握干部升迁大权的官员们,为何就看不到这一点呢?
  带兵有方、以情感人。在人们的印象中,军事将领个个都是威严、冷酷、铁面无情的。李广恰与此相反,他带兵,用恩不用威,完全以个人感情去接纳、信任、教导部属。前面所说的作战冲锋在前,享受在后,个人钱财与部下分享,都是他人性化带兵方式的一部分。据台湾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研究,由于李广与人为善、感情交集,他的行军布阵采自由作风,不拘一格,事实上,他的骑兵非常精良,加上他深受士兵爱戴,部队的战斗力、团结力非常强,打起仗来非常勇敢,所以,李广的部队常获大胜,即使军力比匈奴薄弱许多,也常反败为胜。绝不是有人说的“只要敌人兵一多,李广就无可奈何”。许先生还说,李广与程不识是当时齐名的两位戌边名将,但二人管理风格截然相反。李广和程不识曾相互对调彼此的军队,结果,程不识所到之处旌旗变色,李广所到之处则活力充沛。显然,李广的方式略胜一筹。许先生说李广是一世之才,虽然没有封侯,然而在历史上,他仍是汉代第一名将。《史记》,《汉书》都专门为他立传。
  李广在右北平当太守时,匈奴人素知他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称他为“飞将军”,“避之数岁,不敢人右北平”。(《史记》)他的这一历史功绩,不仅彪炳史册,更为后世文人学士称道。唐朝诗人王昌龄在《出塞》诗中写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卢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李广为何难以封侯
  从历史上研究和评论李广的情况来看,对他没能封侯,特别是愤而自杀,惋惜的多,同情的多,替他抱不平的多,探讨原因的少,说是“活该”的几乎绝无仅有。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其终生难登侯爵之门,个中原因十分复杂,本人实不敢妄言,但绝不能苟同“活该”之说。只能试作揣测,付之公论。
  首先,从当时的社会环境来看,高祖以后,社会进入相对平静的时期,官员的升迁取舍,已有更多的制约因素。汉文帝非常赏识李广的英勇善战和军事天才,但也为李广的生不逢时慨叹:“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看似一句简单的话,恰恰道出了李广难封的重要原因。大环境变了,表面上看,官员升降有了各项规章制度,实际上暗藏许多潜规则。皇亲国戚封王晋爵自不必说,功臣之后袭封爵赏也理所当然。局外人恐怕就得靠硬实力外加“软实力”了。有了真本事、再善于上下其手、左右周旋,加官进爵尚且情有可原。若并无实力或实力不够,也照样封侯就值得质疑了。汉时有“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举秀才,不识书;举孝廉,父别居”的民谣,看来,当时社会风气已被污染,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弄虚作假,沽名钓誉的事已随处可见。再说,王朝更替,贤与不肖之徒,皆欲登堂入室,争抢官位,一时“人才济济”,竞争势必激烈,人与人之间互相倾轧,并不稀奇。会干的,不如会说的,能战的,不如能钻的。如李广这样的战将,长期戍边,既无背景,又无敬奉,全凭实力相搏,难免败落下风。
  其次,李广在朝中受到排挤和打压。《史记》和《汉书》的李广传中都透露出李广遭受排挤和打压的些许信息。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李广的才能和战功,为一些人所嫉恨,这些人用放大镜看李广的缺点,上纲上线批评他的失误,编造谎言、蛊惑人心,使其不得展其志。虽然我们不能确认其中的细节,但以其运气不佳,难有胜算为由,拒绝李广请求担任主攻任务,使其失去立功机会已非一次。甚至江湖术士的谶纬之说,也成了当权者对其怀疑猜忌的理由。
  此外,就是个人的原因了。李广口不善言,又不走上层路线,宁肯把钱花在士兵的身上,也不愿请客送礼、打通关节,加上生性刚直、宁折勿弯,即使因客观原因打了败仗,也不愿替自己辩护,任由别人说三道四,“李广难封”就不奇怪了。再说胜败乃兵家常事,由于时机、道路、自然灾害、战场情况的千变万化,导致军事上的失败也是难免的。李广在率兵深入荒漠敌后的多次战斗中胜多败少已属不易,以此断定李广不得封侯也是站不住脚的。
  最后,说到《活该,李将军》一文。作者在评价李广时,使用了双重标准。卫青打了胜仗,不仅“益封青六千户”,还封青子伉为宜春侯,青子不疑为阴安侯,青子登为发干侯,而其子尚在襁褓中,难道这也是“活该”!文章套用当今群众评议法,说李广可得90%以上的支持票,却得不到是时当政者的信任,若是现在的领导人,能不考虑民意?否则,它能服众!这恰恰说明封建社会用人之不公和对李广的压制。文章把李广的失误和缺点放大数倍作出判断,认为是“瑜不掩瑕”,显然有求全责备之嫌,古人云:“舍其所长,取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者。”
  司马迁在《李将军列传》的最后一节中写道:“‘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李将军之谓也”。又说:“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彼其忠实诚信于士大夫也。”李广的影响和历史地位远远超过成千上万个职务和爵位高于他的官吏,拿他未被封侯说事,而且是“活该”,不仅多余,也是对历史上一位光明磊落的英雄人物的不敬。特别是使用“活该”一词,不仅显得残酷,亦易引起读者的反感。持论公允,是评价人和事的基本要求,为吸引读者的眼球,故作惊人之笔,反倒成了文章的硬伤。
                                  (责编:朱峰翔)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