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故里网-彭祖文化集大成者,养生长寿百科全书,名城徐州文化名片,健美人生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大彭文学 >

诸葛亮“审势”答法正

2013-10-31 11:17  浏览次  作者:刘开安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字体:

 诸葛亮“审势”答法正

 

刘开安

 

杜甫“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的诗句,让历代中国人对武侯祠充满神往和好奇。难怪有人说,到四川必去成都,到成都必去武侯祠。查遍历史,千百年来,让妇孺皆知、交口称赞的完人如诸葛亮者,还真没有几个。让我对武侯祠心仪已久的还有诸葛亮大殿门前的一副对联。上联是“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下联是“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看《三国演义》,诸葛亮七擒孟获,收服人心,上联的意思就大体可知。可下联若不细读《三国》,就不明其义了。后来读《三国志诸葛亮传》才略知一二。

刘备入川之后,让诸葛亮拟定治国条例,刑法颇重,紧接着,又大刀阔斧,惩处了一批骄横拔扈的枉法之徒,且多为刘璋旧臣,这就难免引起一些人的非议。法正对此也心存疑虑,便向诸葛亮直言相谏说,过去汉高祖刘邦入关,废除了许多苛刻的法令制度,并约法三章,宽刑省禁,深得秦地百姓的拥护。今天我们刚刚得到蜀地,还没给百姓一点好处,便严刑峻法、威权并用,恐怕行之不远,建议缓刑弛禁,以满足蜀地百姓“思得明君”的愿望。诸葛亮听后略加沉思,答到:“君知其一,未知其二。秦以无道,政苛民怨,匹夫大呼,天下土崩,高祖因之可以弘济。”而刘璋暗弱,自其父刘焉以来,法纪大多废弛,“德政不举,威刑不肃,”有权势者,横行不法,君臣之道,渐以陵替,臣骄主昧,吏治混乱。我今天“威之以法,法行则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则知荣。荣恩并济,上下有节,为治之要,於斯而著。”

古今中外的许多政治家,大都是主张宽禁省刑的,认为这是澄清吏治,长治久安的好办法。诸葛亮刚入蜀地,立足未稳,何以反其道而行之?是他不明为政之道,还是他要树立个人权威,压制不同意见?都不是。他清楚地知道,刘备入川与刘邦入关所面对的情势迥然不同。秦朝统治下的关中之地,被严刑苛政害苦了,施以缓手,正可以得民心。而在刘璋治理下的四川,法治不整,吏治混乱,管理松懈,人心涣散,许多人都在这种环境中被惯坏了。若反其道而行之,既可以正人心,又可以得民望,这正是诸葛亮从实际出发制定的正确政策。

陈寿在《三国志》里说,诸葛亮雷厉风行,以法治蜀,时间不长就做到了 “吏不容奸,人怀自厉,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陈寿虽说也是四川人,但他的父亲被诸葛亮判了髡刑。父辱子怨,也是人之常情。他这样称赞诸葛亮的政绩,似乎并未掺杂个人恩怨,多少还是可信的。诸葛亮审时度势,治蜀有方,的确引人深思。

我想,对当时形势的分析还可以再深入一步:刘邦入关只是占了地盘,并未建立政权。外有秦军残余蠢蠢欲动,内有项羽大军虎视眈眈。只要他贸然称王称帝,很可能遭遇灭顶之灾。所以,此时他既不必整顿吏治,也不需颁发更多的法令制度,除秦苛法,以邀民心,约法三章,静观时变,则足以够矣。诸葛亮面对的现实就不同了,政权已经到手,问题堆积如山,不论是巩固政权,还是兴利除弊,都要他迅速决断,果敢实施。法正之论表面上看去,似乎也有道理,但并未切中要害,经诸葛亮一分析,就很难站住脚了。

这里,有两点让人对诸葛亮十分敬佩。一是在法正提出不同意见时,诸葛亮既不以位高权重而喝斥法正,也未置法正的意见于不屑而我行我素。而是耐心分析刘邦入关与刘备入川后的不同情势,两相比较,条分缕析,以理服人。这不仅对统一思想有好处,也为顺利实施其方针政策扫除了障碍。其实,一项深思熟虑的政策,更需要让更多人去理解它。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诸葛亮的宽厚和大度。法正在任地方大员时,有人告发他贪财好利。诸葛亮听后,并未派人去严查,而是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法正得知后,一方面十分感激,另一方面严加自责,行为大为收敛。这使我想到政治圈子里,一些有权势者,对提出不同意见的人挟嫌报复、伺机置之死而后快的情况反复重演的悲剧,伟大的政治家的胸怀就是不一样啊!后人盛赞“诸葛大名垂宇宙”,这不仅得益于他的文治武功,也缘于他宽广的胸襟和高尚的人格。

用诸葛亮“审势”的方法来看待今天的反腐败斗争,可以明得失。全国解放前夕,毛泽东鉴于历史上王朝更替的周期率,提出了“两个务必”,及早敲了警钟;而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指出“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建国初期,党内政治生活比较健康,大的问题出的少,小的问题改得快;而现在,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了许多令人不安的弊端。建国初期,对居功自傲、贪图享乐、欺压人民、贪污腐化者,不论你职务多高,功劳多大,都严惩不贷;而“文革”之后对重新工作的干部,总感到他们饱受磨难,历尽沧桑,相信、呵护有加,教育约束不足,纵容了一些人的越轨行为,滋长了他们的贪渎之心,甚至助长少数人趁机大捞一把的不法行为。建国初期,对党内出现腐败行为,再小也不放过;而如今腐败之风司空见惯,相沿成习,几乎到了防不胜防、治不胜治的地步。要知道,小腐败蔓延正是滋生严重腐败的温床。但是把腐败归咎于改革开放也是不对的。“所有的权力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腐化”,这是历史的教训。而“改革开放”必然产生腐败却没有历史的先例。因为历史上的许多改革都是针对权力腐化的。我们党曾经成功地破解了“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的历史难题。我相信,党也一定能够摆脱“改革开放”中出现严重腐败的困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